张人利谈教育

发布日期:2020-04-06

一堂讲新内容的初三数学课上,老师前后一共在黑板上出了三道题,40分钟内,真正主讲时间不到8分钟,其余全部交给学生自主思考、做题,小组讨论,上台讲思路、讨论不同做法。这堂似乎挺特别的数学课,既是静教院附校九年级四班的日常课,也?是面向来自全市250多位一线教师、教育Ψ研究者的公开课。

10日市教委主办的“‘绿色指标’综合评价的实践价值”现场会在静教院附校举行,语文、数学、英语、物理、地理、美术等十个课堂公开展示。在此前公布的学校&l●dquo;绿色指标&Ⅱrdquo;综合评价结果显示,该校“后茶馆式”教学方式,获得9分的最高值。

⊙市教委基础教育处调研员朱蕾坦言,在这里开现场会,并非直接推广这一教学方式,而是希望更多学校从这一实践中获得启示,共同Φ探索,如何┌把课堂真正还给学生?

“课堂是教师最艰辛、最幸福,也是最值得研究的地方!”这是静教院附校校长张人利的回答。≦

记者:静教院附校早以“轻负担、高质量”的教育成果闻名全国。近年来你将将目光聚焦&ldqⅧu↓o;家常课”教学实践的研究,将授课从“按自认为ↅ的学科逻辑结构进行讲解”,变成“遵循学生认知规律让其自行建构”,“◢后茶馆式”教学已经在实践中获得肯定。在这一改Ⅺ革的推进过程中,哪几件事给你〗挺深触动?○

┎张人利:记得市教委综合评价的指标,有一项是考查音乐、体育、美术等副科有没有开足。几年前,我们学校的这一项调查〒情况令我惊讶,竟然有20%的学生认为学校没开足,可❤明明课程表上都排得好好的。后来有一次,学校要招新的语文老师,最后入围︹︺︻三位要试讲三堂语文课,当时有位班主任就安排,把学生的计┘算课借来,没想到学生课后马上问他讨,“计算机课什么时候还我们?”◥这还不算,第二天继续追问。这让我们开始关注到日常教学中的隐形“占课”问题。也由此,提升课堂效率,推进日常课课内教ミ学改革也更加迫切。

说实话,基于学生的认知规律,课堂改革,并不容易。可以说,在∣我们学校刚开始,没有一个人认同我的想法。最终突破,是从一堂课开始的。那时我去找分管物理学科的副校长周骏,第一句话问“觉不觉得你上课话太多了?”“真的讲得太多了吗?我们物理成绩全区第一。”一句话就把我弹回来。我说,“我们就试一节课,效果不好,大不了重新上一节课。”接下来,周老师在初⊿二两个水平接近的班级,分别用传统方法、以及“看书、讨论、提升”的方法讲了同样一|︴()〔〕节课内容,一节课一节课的循证实验下,物理学科的改革顺利推进。半年后,全区物理质量检查结果公布,周骏跑来对我说,&ldqu″o;我们做下去。”

我始终认为,教育教学改◙革,最Я难⊥的部分,在课堂,因为那是靠砸钱解决不了的。一方面,课堂内每位老师都有着自己的惯性,从传统上按照学科逻辑,转换到给予学生认知逻辑的教学主线,真的不容易;另一方面,我们的理念“学生能自己学会的,老师不讲↔”,并↖不代表工作量的减少,相反,为了真正为每个学生创造攀登的台阶,课上讲得少的老师☠,卐在课前课后,工作量增加了许多。

但在我看来,这“日常课&rdqu⌒o;革命,恰恰是最有价值。其实许多一线的教学者也认识到了这一点,粗粗算过,仅上海基础教育领域,关于课堂的教学改革就有100多个名称。

记者:“后茶馆式&▓rdquo;教学的理念,在全校各个学科实践。我们关注到两组数据:教育部、上海市学业质量综合评价数据显示,静教院附校的每一项指标均优于市、区平均┐值,各学科学业成绩不断提升。其中,语文科目获得A档学生所占比例五年间从39%提升86%;数学ō从61%升至91%,外语从69%到97%,科学从26%到63%。“学生睡眠时┊┋间”高于市平均20个百分点,&╦╧ldquo;学生作业时间”低于市平均值40个百分点。

这一教学改革是否具有可复制性?有没有可能在更多教学一线发挥作用?

张人利:我始终认为,对课堂教学的研究和把@握,有科学性、艺术性、社会性三个╭╮向量。科学性解决的是教学中剖析的学科知识规律问题;艺术性解决的是与学生交流¤互动问题;而社会性指的前两者的结合。

由此,在教学研究中,绝大部分研究结果属于社会科学范畴,因为它研究的对象是人。它不同于自然科学,研究结果是无差别化的,搬到哪里都能用。而教学,需要应对的是差异化的学生和千差万别的教学情境,在应用过程中,尤其需要有创造性的劳动。记得我们的数学老师丁俊,之前去一所学校上“后茶馆式”教学示范课,上下来效果一点都不好,原因就是当时没有考虑到学生差别,直接把原来的习题、课堂问题照搬过去。那次之后,他回来研究准备,重新设计问题、环节,隔了一段时间再$去上,效果一下子就好了。我想,“后茶馆式”教学,最关键的不是具体的教学方法、手段,而是一种始终将学生看做课堂主体的理念。

如今,我们的实践〆和研究正得到越来越…多的支持和认可。“后茶馆式&rdq〩uo;教学研究共同体已初步建立,与静教院附校签约深度合作的学校达到40余所,范围涵盖市内以及国内东西部多个城市。此外,这一课堂教学体系已被列入中国教育学会、中国教师教育网的教师培训课程。不久前,我们的数学老师李贞还应新加坡国家教育部邀请,去对当地教师进行培训。

还是那句话,这么多教育人的努力,都是围绕着一个共同的目标——追求&*ld⿻quo;低负高质”的┒课堂,正如实践教育家夸美纽斯描绘的绿色教╫育理念:“教师可以少教,但学生是可以多学的”。